南京政協
用戶名
密 碼
標準版
個人主頁
登錄
重置
十一运夺金任三短期
首頁 > 南京史話
南京與《紅樓夢》
[發布日期:2018-08-27]   本文已被瀏覽過: 次   字號:

 南京與《紅樓夢》
來源: 新華日報
 
 

  丁帆

  如果沒有大起大落的人生落差,曹雪芹是不可能以大徹大悟的心境寫就流芳千古的輝煌長卷《紅樓夢》的。大凡史詩型的作家都須經歷人生的劫難,方才可披閱十載,啼血成書。

  一部《紅樓夢》可謂寫盡了大清帝國由盛到衰的歷史。如今許多“紅學家”為考證《紅樓夢》中所描寫的原址,可謂把整個金陵古跡翻了個遍。當然,說南京是曹雪芹的故鄉一點不為夸張,自他曾祖父曹璽出任江寧織造以來,曹家三四代人在南京為官生活六十多年。想當年,曹家歷經了康熙南巡中四次接駕的榮幸,其“曠典奇恩”盛極一時。

  當然,作為作家,他筆下所寫景物不可能局限于一處,所以有人說《紅樓夢》是“兩京記”(即以南京和北京為背景),不乏道理。而就曹雪芹來說,最抹不去的是童年印象,南京的一草一木總關情,可謂亭臺樓閣皆是畫,歷歷在目入夢來。據考,曹家在南京的住房有十三處,共四百八十三間,地八處,共十九萬頃零六十七畝,僅外面欠曹家的銀兩就多達三萬兩千多兩。可見曹家當年在南京的顯赫地位。

  據有些紅學家研究認為,曹府在南京的遺跡主要有五處:一是大行宮一帶;二是漢府街一帶;三是丹鳳街一帶;四是雨花臺一帶;五是金星橋一帶。

  大行宮顯然是因曹家接駕皇帝而得名,康熙和乾隆兩朝天子為何屢下江南巡視?恐怕除了蘇杭天堂的美景外,金陵勝景亦是一個重要緣故。1984年,南京大行宮小學在施工時,發掘了不少文物和印有“大清雍正制”的瓷器,以及假石山等,證實此處正是清代江寧織造府西園遺址,也就是曹雪芹從小生活過的地方。這里緊靠著漢府街,我不知道它在1853年3月太平天國的兵火中是否遭過劫難,亦不知道在1854年漢府街“天王府”(現總統府)擴建中是否遭到拆毀,它究竟毀于何日,我想大約就在這些年間吧。一百年是歷史的瞬間,但若想淡忘其中的人和物,是易如反掌的事。

  緊鄰大行宮的漢府街就是江南織造局的舊址,亦是曹的辦公所在地。雖然明遷都北京以后,南京西華門一帶歷經了一百多年的變故,想必在曹雪芹時代還是很繁華的。而洪秀全為建天京王朝的天王府,于1853年入城后拆毀了大行宮一帶的許多舊建筑,曹府當然亦在劫難逃。歷史的更迭,湮沒了曹家的輝煌,同時也給后來的《紅樓夢》研究者們帶來了許多考證的困惑。其實,作為文學作品,留下一些謎,似乎更有其距離的魅力。

  丹鳳街過去叫雙龍巷,也就是乳育過康熙皇帝的奶媽——曹雪芹的曾祖母孫氏的住所。上世紀四十年代,著名的小說家張恨水曾以此地寫就了長篇小說《丹鳳街》,文中第一章“詩人之家”起首就哀嘆“現代化的商品也襲進了這老街”,若想追尋“古典意味”,“向這街南的茶館里賞識賞識六朝煙水氣”,那已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了。

  而半個多世紀的今天,丹鳳街早已不復存在了,只留下了這一地名。林立的高樓、櫛比的商店,更顯示出現代都市的風貌,這里是市中心,地皮比黃金還貴,這便道出了精神和物質的二律背反命題。

  曹雪芹正是經受了物質的極大豐富后又跌落在一個物質生活極度貧困的境遇中,從揮金如土的顯貴生活到瓦灶繩床、舉家食粥的貧困處境,才有可能深切感受到兩者間的反差給人的心靈帶來的極大震顫,才能創作出舉世無雙的皇皇巨著來。

  另外,南京金星橋的“香林寺”原名“杜桂寺”,始建于南朝梁天監年間,明洪武年間朱元璋移建,更名“興善寺”,有山門、天王殿、正佛殿、伽藍殿、右祖師殿、藏經樓等建筑。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曹寅陪康熙巡游后買下了此寺,更名為“香林寺”,并給此寺施舍了四百多畝香火田,所以此寺在清代聲名日盛,成為南京城的三大名寺之一,如今尚有大殿猶存。我不知道《紅樓夢》中王熙鳳弄權“鐵檻寺”是不是以此寺為背景的,但作為曹家的廟產,足可見曹家在南京的顯赫。而位于中華門外雨花崗的曹公祠卻早已毀于咸豐以后的兵火之中,無可考稽了。

  如今有紅學家考證,南京城西的“隨園”就是“大觀園”的原型,這也是不無道理的,雖然此園早已不復存在了,但從其歷史的記載中,可見其一鱗半爪的影像。乾隆十三年秋,袁枚以“三百金”購得清涼山附近的小倉山,在此悠閑地度過了半個世紀,他一口咬定,《紅樓夢》“中有所謂大觀園者,即余之‘隨園’也”。“隨園”共有二十四景,風光旖旎,亭閣樓臺、竹影花徑盡在煙雨之中,“北門橋轉水田西,路少行人鳥漸啼;遙望竹云遮半嶺,此中樓閣有高低。”(袁枚《答人問隨園》)據考,其中許多景觀乃與《紅樓夢》中的大觀園相仿。

  就是這么一個極佳去處,卻在太平天國后期被夷為梯田,想必是天王洪秀全為解天京被困的糧草危機而不得已為之。戰火中的生存問題當然是高于一切的,要這勞什子景色有何用處?

  石頭城是曹雪芹至死不能忘懷的故鄉,雖然他最后窮愁潦倒于北京什剎海附近某王府的馬廄里,過著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的生活,但是金鼎玉饌、美女如云、笙歌達旦、窮奢極欲的金陵豪華生活景象卻永遠定格在他的腦海之中,他之所以將《金陵十二釵》作為全書的重要關目,就是因為那種永遠揮之不去的懷舊情緒和戀金陵情結久久縈繞在他的腦畔。

  六朝煙水在隱退,紅樓情蹤亦在這個物化的時代淡漠,一些新修的亭臺樓閣、水榭畫舫都集中在如今夫子廟秦淮河兩岸,就連“王謝故居”都已重建,更不必說“媚香樓”一類的仿古建筑了,可是,自然形態的游歷已不復存在。窮困潦倒的士子曹雪芹如果返歸故里,恐怕亦只能是一聲慨嘆了。

 
 

上一篇:從中共“五一”口號到新中國的誕生
下一篇:“民主黨派”稱謂的由來
[關閉窗口]
南京政協
南京市政協 主辦單位
建議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瀏覽
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單位
蘇ICP備05011449號-1
您是第 位瀏覽者
委員之家機關工作平臺